极乐堂堂_冬子

请你们去bcy找冬子丸叭(也可以翻墙来看我)

冬子那个女人今天告诉我她得了角膜炎整个眼通红怕是近期码不了字了。

然后昨晚我帮我的号和冬子的这个号发完聊天体之后跟冬子谈了一下——两个号反复切换反复发文昨天晚上搞了我半个小时1551,冬子的号lof网页版的不知道为什么登不上(手机号登录结果上面说账号不存在)所以我不能帮冬子搞合集

所以以后【轰出】情根深种不自知    这篇文呢我会在我自己的lof号 @雪零耶 上发,署名会把两个人的名字都注上,冬子会在bcy上发署名也是两个人都注上(不过现在她角膜炎我也不知道近期她会不会登bcy发文)她bcyID是『冬子的冬野』非常欢迎你们去找她,当然更更欢迎你们来找我丸诶嘿嘿(住嘴)我lof刚入不久所以莫得什么粮最近也只有轰出这一篇跟冬子合写的。

最近应该是我一人码两人份的字吧...冬子说如果我搞个两万字出来她bcy单独发篇两千字的彩虹屁来吹我,我加油!

——我是她的沙雕基友   雪零,耶

【轰出】情根深种不自知【聊天体】

#轰出only

#来自宝医生老师的轰出年下梗

#私设有

#ooc有的吧

#与 @雪零耶 合写,两只鸽子的产物

【聊天体我从上一篇里挪过来重新完整地发在这里了,并且更了的后面有新内容】

—————————————





这天,某事务所聊天群内,围绕着"自从那位雄英学生轰少年来到我们事务所后感觉就是哪里有不一样"为主题的聊天展开了——





 





 





【我爱葡萄汁】:@全体成员,我觉得最近事务所的气氛变得不一样了……





 





【电光雷霆】:怎么说?





 





【轻灵】:我貌似也感觉到了……小久最近好像有点不一样呢。





 





【我爱葡萄汁】:@轻灵 对,我要说的就是这件事!





 





【绿动精灵】:小绿谷的确有点不一样呢呱





 





【电光雷霆】:难道说,是自从那位来了事务所之后……





 





【耳线英雄】:的确gay气了点呢。





 





【绿动精灵】:小响香真是直白呢呱。





 





【天哉】:那位?难不成,是轰少年吗?





 





【我爱葡萄汁】:Bingo!就是那位轰少年!





 





【电光雷霆】:这么一说我也察觉到了一些。比如说,绿谷每天中午……





 





【轻灵】:都会像照顾孩子一般呢,直接挨着轰少年坐在一起,把自己饭盒中的猪排夹入轰少年的面中,还要特地强调一声是他自己做的呢。





 





【我爱葡萄汁】:……为什么你会观察得比我还要仔细啊喂!





 





【电光雷霆】:绿谷激推,实锤了。





 





【轻灵】:是个正常人都可以观察出来吧?!





 





【创世】:怎么了吗?





 





【绿动精灵】:八百百完全处于状况外呢呱。





 





【我爱葡萄汁】:@轻灵 对了!我们这些人当中你是最经常和绿谷出去做任务的。除了每天中午必有的打卡场景,在跟绿谷带那位轰少年做英雄体验任务的时候,他们俩还有没有一些其他的小互动啊~? [八卦.jpg]





 





【绿动精灵】:小葡萄真是很会八卦啊呱





 





【粉红女王】:求瓜!





 





【轻灵】:好啦,我说就是了……让我想想,比如说前些天在街上巡逻的时候忽然看见一个个性是水的敌人正在大街上肆意毁坏公共财物,并且对民众造成不良的影响。小久当机立断就带着那位轰少年冲了上去,满是兴奋的样子……当然我就在后面辅助他们帮忙安抚群众以及把损坏财物放回原地之类的了,毕竟我的个性在这种情况起不到多大的作用……





 





【我爱葡萄汁】:满是兴奋的样子?!





 





【绿动精灵】:小茶子不用低落,你的个性在别的情况下会发挥得超好哦呱。





 





【耳线英雄】:带着轰少年,满是兴奋的样子……然后呢!后来处理完了敌人后又发生了什么吗?(兴奋.jpg)





 





【电光雷霆】:怎么耳郎你也开始跟着他们了啊!





 





【耳线英雄】:你不也是一样么?





 





【轻灵】:我觉得应该是因为那一次是那位轰少年第一次直接投入战斗中,更何况还是小久亲自带的,两人肯定很兴奋咯。





后来处理完敌人后,大家全身都湿漉漉的,我看见轰少年把他的手亲昵地搭在了小久的手臂上,用他的个性帮小久烘干……





 





【绿动精灵】:真好呢呱。





 





【黑暗盛宴】:在下也觉得这真是一段美好的情谊呢。





 





【我爱葡萄汁】:常暗,又开始了么?





 





【黑暗盛宴】:是的。因为在下认为他们之间的好大家是有目共睹的。





 





【创世】:我赞同。





 





【创世】:诶说起绿谷和轰,倒是有一件事真让人疑惑呢。





 





【我爱葡萄汁】:八百万请讲!(炯炯有神.jpg)





 





【创世】:就是下个月事务所里不是有个party,然后有个发放礼物环节嘛。





 





【创世】:我是负责采购礼物的,有关策划方案的会议结束之后,绿谷过来找我列出了礼物清单。





 





【耳线英雄】:众所周知绿谷是个过激欧厨,盲猜他肯定列了不下十个欧尔麦特周边。(信誓旦旦.jpg)





 





【电光雷霆】:没错我也这么认为。





 





【创世】:这就是让我疑惑的地方,虽然说绿谷确实列了欧尔麦特周边,但只是两个新出的手办而已。他竟然请我留意一下有没有什么“荞麦面套装”或是“荞麦面伴侣”以及跟荞麦面有关的东西……我???





 





【我爱葡萄汁】:???





 





【耳线英雄】:什么啊,竟然只有两个手办吗?这不是绿谷的风格啊!(疑惑挠头.jpg)





 





【轻灵】:耳郎重点不是这个吧!重点不应该是荞麦面吗?绿谷难道最近喜欢上吃荞麦面了吗?





 





【绿动精灵】:我似乎看见小丽日正拿了个本子记录什么呢呱





 





【小透明】:是那个本子吗?上次路过丽日的办公桌时正好看见它摆在桌面正中央,我记得封面上的标题好像是……绿谷の每日观察!





 





【电光雷霆】:看吧!丽日果然是绿谷激推!(鸡叫.jpg)





 





【绿动精灵】:小丽日在对待关于绿谷的事真是非常的认真和狂热呢呱





 





【黑暗盛宴】:在下以为重点不是绿谷只要两个欧尔麦特手办也不是荞麦面,而是绿谷为什么宁愿减少欧尔麦特周边数量也要把荞麦面列在清单上。





 





【我爱葡萄汁】:常暗终于说出了十分有价值的话呢!





 





【天哉】:我记得轰焦冻少年似乎十分中意荞麦面。





 





【电光雷霆】:喔!班长是怎么知道的呢?





 





【天哉】:我给事务所里的每一位都做了喜爱的事物与厌恶的事物问卷调查,轰自然也是不例外的。不过轰少年在厌恶的事物里竟然填了……混蛋老爹?





 





【创世】:轰君的父亲是安德瓦吧?莫非二人的关系不好?





 





【绿动精灵】从轰并没有进入安德瓦的事务所里实习而是来了我们事务所这一点确实可以看出来呢呱





 





【天哉】: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我们还是少议论为好。





 





【耳线英雄】:班长说的在理,而且轰焦冻进了我们事务所绿谷真的是出力最大的一个啊。





 





【粉红女王】:没错!绿谷前段日子为了把轰焦冻挖过来,一个已经毕业了十几年的社会青年,天天跑去人家学校里打卡不说,甚至自己最珍爱的猪排——众周所知绿谷最喜欢的便是猪排——就是人家不想要也想尽办法让人家尝尝(邓布利多摇头.jpg)





 





【轻灵】:猪排饭……绿谷亲手做的,好想吃啊!





 





【绿动精灵】:小茶子变得奇怪起来了呱!





 





【黑暗盛宴】:绿谷的追随者,真是不容小觑。





 





【耳线英雄】:丽日的样子越看越像痴汉啊喂!(蒙头.jpg)





 





【我爱葡萄汁】:那么结合丽日和八百万的讲述,我们也就可以得出……





 





【电光雷霆】:绿谷gay了!





 





【绿动精灵】:明明小绿谷是个跟女孩子说话只要稍微靠近一点都会脸红的腼腆小年青为什么现在就得出了他gay了的结论啊呱





 





【创世】:可能原因不是性别,而是人,只是因为轰是男的所以绿谷才喜欢男的吧。遇见了所以喜欢上,不是因为种族、性别,只是因为性格、对方完整的人格。“我爱你,重点不是怎样的你,而是你。”





 





【天哉】:八百万对爱理解的很深刻啊!





 





【粉红女王】:八百百最近好像看了很多来自国外的书啊,果然书使人升华吗?看来八百百可能是我们这群里思想最开明豁达的呢!(小鸭子竖大拇指.jpg)





 





【耳线英雄】:既然绿谷对轰的爱已经升华到对他的soul上了,可轰看上去对绿谷并没有什么感觉诶……





 





【轻灵】:这样绿谷不就太可怜了吗??!我们得帮绿谷啊!(小熊猫抱着人偶娃娃大哭.jpg)





 





【黑暗盛宴】:助绿谷得到轰少年的心吗?





 





【天哉】:这个建议不错啊常暗,我们可以做回月老帮他们两个牵线搭桥。





 





【我爱葡萄汁】:欧欧!上帝视角的bl向游戏攻略吗!我可以!(鸡叫.jpg)





 





【绿动精灵】:小峰田连这方面的都接触过吗呱





 





【我爱葡萄汁】:作为人偶事务所的妇女之友我来说,乙女游戏这种女性热门话题当然是要有所涉猎的啦!





 





【电光雷霆】:峰田对于这方面的执着有时候我都佩服,我实在没法接受自己披着美少女的皮在游戏里去撩一个比自己帅高壮各方面条件都好的汉子。还是攻略妹子比较爽啊(相视一笑嘻嘻嘻.jpg)





 





【耳线英雄】:……(小猫咪面无表情煎蛋蛋.jpg)





 





【轻灵】:那我们就一起为绿谷助攻吧!下个月的party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啊!(冲冲冲.jpg)





 





【创世】:丽日说的对,我们要在下个月的party上尽己所能帮助绿谷。





 





【天哉】:我同意!PLUS ULTRA !!!





 





(群里安静了几分钟后)





 





【绿动精灵】:班长用这句话总觉得有点怪怪的呢呱。




tbc.

【接下来写的就是“下个月的party”啦】

【冬子说想要拥有评论和小红心】





 





 





 





 





 





 





【轰出】情根深种不自知

# 灵感来自于 @宝医生 老师脑的轰出年下

#私设有

#少许OOC

#轰出ONLY,没有爆豪(但我爱他)

#与 @雪零耶 合写,两只鸽子所产的粮

——————————————————

 

 

“绿谷,这是事务所的……”人偶英雄事务所里,经理人手上拿着一大叠资料对绿谷说。

 

  “不好意思山口先生,我想先看完雄英体育祭的这场比赛。”绿谷眼睛都没从电视屏上移开,向来对工作认真尽责一丝不苟的人偶英雄头一次把事务所放在了第二位。

 

   人偶事务所经理人山口先生朝电视看了一眼,“是那个高一学生轰焦冻的比赛吗?他可是今年体育祭夺冠的热门人选呢。”

 

   “是啊,我很看好轰君。他无论是个性还是应急能力都很强,是个好苗子啊。”

电视画面中,比赛随着轰焦冻右手释放出的直朝对手袭去的冰柱结束了,毫无疑问,又是轰赢了。

 

“绿谷,现在你能看看这些了吗?”山口先生把绿谷出久的心思从刚刚那场精彩的比赛中拉了回来。"

“好、好的!非常抱歉刚刚走神了!山口先生,这是……”明明已经是个将近三十的职业英雄了,但却还是像个二十出头的刚踏入社会的小青年一样的绿谷不好意思地指着山口手上拿着的资料问道。

 

“这是雄英以及其他高中的英雄科学生投过来的简历,”山口把资料递给绿谷出久,“虽然体育祭没结束,但是也已经接近尾声了,那些没能进入最后的总决赛的学生已经把简历投过来了。绿谷,你要从里面挑出一个实习英雄,作为前辈好好给他做指引。”

 

“山口先生,关于实习英雄的人选,我心里已经有答案了。”绿谷把那一大叠纸随意地放在办公桌上,“我要把轰焦冻少年拉进我们的事务所!”

——————————————————————

雄英英体育祭选手休息室。

轰焦冻换下战斗服,看着手机上来自安德瓦的第三十个来电显示,皱了皱眉,还是决定接了。

“轰焦冻,你终于肯接电话了!”是轰炎司中气十足的声音。

 

“……混蛋老爹。”

 

“体育祭结束后就要到职英事务所去实习了吧?我已经给你安排好了,比赛结束就到我的事务所来。”轰炎司也不在意电话那头儿子的冷淡态度,自顾自地说下去。

“……”

“明白了吗?你是我的儿子自然是……”

“嘟嘟嘟—对方已挂机……”冰冷的电子机械音,轰焦冻挂了电话。

安德瓦十分重视他的儿子轰焦冻,这是人尽皆知的。

而轰焦冻十分厌恶他的父亲,却只有周围那么几个说得上话的朋友知道。

切,我怎么可能听从你的安排啊,混蛋老爹。

“咚咚咚——”休息室的门被人敲响了。“请问在里面的是轰焦冻同学吗?”

轰焦冻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是……

来人一头绿色蓬松的头发,再往下看,脸上有几粒随着可爱的笑容而跳跃的小雀斑。

等等,我为什么会有“可爱”这种想法?轰焦冻甩开脑子里莫名其妙的念头,一脸正经地注视着眼前这人,眼神十分明显地带着询问意味。

“你好轰少年!我是绿谷出久,我……”

 

“欧尔麦特的继承人,No.1英雄Deku。我知道。"

轰焦冻打断了绿谷出久在来时憋了一路好不容易打好腹稿的自我介绍,“有事吗?绿谷前辈。”

 

绿谷显然并没有预想到轰焦冻会和他右半边的个性一样冷淡有距离感。原先准备套近乎暖暖话题的一通“初次见面请多关照”的发言全部被迫清空,只好直接进入主题了。

 

“轰同学,是这样的。我十分欣赏你体育祭上的表现,我知道雄英体育祭结束后你们也要加入事务所进行实习了。所以我希望,”绿谷双眼发亮微仰着脸灼灼盯着轰焦冻,“你可以加入我的事务所!"

 

“……”

轰焦冻低头看着绿谷,没有说话。

 

绿谷也看着轰焦冻,但相比轰显得有些窘迫,汗珠爬满额头,耳根也渐渐变红。

 

良久,“那个……轰同学,你的答复是?”

 

“抱歉绿谷前辈,我并没有加入你的事务所的打算。”轰焦冻一边说着,一边转过身去拿桌上的水壶。打开盖子,喝了一口。

 

轰焦冻少年好冷淡啊!这是绿谷的心声。

 

但我不会放弃的!

——————————————

于是乎,轰焦冻同学每到午休,放学时,都能看到绿谷出久那张热情洋溢的脸。

 

“轰君,早啊!”绿谷拿着一盒猪排饭在轰焦冻面前坐下。

 

“…绿谷前辈,现在已经是中午了,不能算早了吧。”轰焦冻看着这位每天必来他面前打卡的且十分热情的No.1英雄,心里有些复杂。

 

“噢,那……午安?”

 

“……”

随您。

 

“呐轰君,我每次中午来都看你在吃荞麦面,虽然说你现在的身高似乎并不用为之焦虑,但一直只吃一种食物是会长不高的哦!”绿谷仰头看着轰焦冻,一米七的个头向将近一米八的身高表示了担忧。“要尝尝炸猪排吗?我自己做的。”

 

“不了,多谢绿谷前辈。”轰焦冻看着绿谷出久的饭盒,也提出了他的疑问,“可绿谷前辈,您不也是一直只吃同一种食物吗?我记得您从第一次到这里吃饭开始就一直带的都是猪排饭。”

 

“这个……哈哈……所以我没有长高啊。”

 

“……”好的吧。

—————————————————

 

轰焦冻坐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打开了他那碗冷荞麦面。

今天绿谷出久去进行英雄活动了,并没有来他这完成每日一次打卡。班上的其他人都去了食堂吃午饭,只有他喜欢在教室里独自吃着自己带来的便当。

但,习惯了二人午饭时间后,再回到一个人独处,居然有些不适应呢。

 

轰同学夹起一撮面,盯着它,忽然觉得有些腻味,并不像往常那样好吃了。不过他还是张开了嘴,将面往嘴里送。轰焦冻一边嗦着面,思绪一边飘远。

 

记得以前,母亲经常跟他一起吃面。

 

母亲喜欢吃清汤荞麦面,两个人午饭的时候经常在一块,两双筷子,一碗面。每次都吃得很开心。偶尔有几次,两个人还会咬到同一根面条。

 

那时候真的,很开心。就像前段时间……母亲的笑脸似乎与那张带着雀斑的脸重合。

 

“绿谷前辈今天,真的来不了了吗?”

 

A班教室的窗外,好像飘过一抹绿色。

 

“轰君,加入我的事务所吧!”绿谷出久从教室的前门走进,手上拿着一盒猪排饭。

——————————————————

轰焦冻答应了。

 

加入NO.1英雄的事务所比加入那个人的事务所好多了。他想。绿谷前辈,与那个人是不一样的。

 

不过……这个事务所的画风怎么有点不一样啊?

 

他是安德瓦的儿子,自然在他步入少年的时候就被安德瓦拉去他的事务所参观了。他只记得那里的人个个兢兢业业,板着脸在堆得像小山一般的资料堆中穿梭,整个气氛实在压抑,导致了轰焦冻对安德瓦的事务所有了阴影。

 

反观现在的人偶事务所呢?同事间相处十分融洽,上司不会责骂下属,下属也愿意将所有工作做到最好,整间屋子洋溢着令人舒适的气氛,每个人都有着对工作的激情。

 

真是不错呢,至少比起那个混帐的什么事务所好多了。轰焦冻对安德瓦更厌恶了些。

 

绿谷出久把他安排在自己的办公室旁边的隔间中。准确地说,这个隔间把轰焦冻和办公的地方隔开了,倒是对着绿谷出久办公室的方向,是透明的。

 

"我亲自挑选的好学生怎么能跟普通员工一起工作呢?再说了,你可是还要经常和我出去做体验任务的啊。那么,这里对你是最合适了吧?"绿谷出久兴奋地告诉轰焦冻他的打算。

 

"好的,绿谷前辈。"

 

"啊呀,不用总是叫我绿谷前辈啦,"绿谷出久对他这个冷漠到不行的学生稍微烦恼了些,"绿谷,叫我绿谷就好了!"

 

"好的,绿谷前辈。"

 

行吧,当他没提。

 

由于绿谷出久本着"要让这个好苗子喜欢上我们的事务所这样就可以在他毕业的时候直接挖过来了"的想法,午饭的时候再次自动自觉地坐在了轰焦冻的旁边。

 

"轰君又是只吃荞麦面么?不会太单调了吗?"绿谷出久"嘎吱"一下咬掉一口猪排,看着轰焦冻的便当盒中只有一碗冷荞麦面,不禁再次关心道。

 

他夹起了再一块猪排——是的,绿谷出久最喜欢吃的便是猪排饭,甚至到了每天都只吃猪排饭的地步——在轰焦冻的眼前晃悠道:"尝尝吗?我自己做的猪排哦!"

 

轰焦冻毫无变动地嗦着他的面,头也不抬地回答:"不必了,谢谢绿谷前辈。"

 

绿谷出久懊恼地挠了挠自己墨绿色的卷发。哎呀,这个轰少年,要怎么让他不那么生份呢?

————————————————

轰焦冻意识到他加入人偶事务所就是一个错误。

 

出大问题。

 

这个问题着重在于绿谷出久对轰焦冻的"关怀"上。

是的,绿谷出久自从挖轰焦冻到自家事务所参加英雄体验的时候,便以独特的方式来照顾这个"小朋友"了。

 

每天的午餐时间,定是能看见绿谷出久拿着一饭盒猪排饭从自己的办公室穿梭到轰焦冻所在的隔间里。然后日复一日的场景就开始了——绿谷出久熟练地紧挨着轰焦冻坐下,打开自己的饭盒后,二话不说就把饭盒中被炸得金黄的一块猪排放入轰焦冻的面中,并附带一句话:"尝尝吧,我亲手做的哦!"

 

终于有一天,轰焦冻抵挡不住了面前金黄色的猪排散发的香味,在绿谷出久目不转睛的目光下,夹起了那块猪排,轻咬了一口……

 

真香。

 

"好吃。绿谷前辈真是好手艺。"轰焦冻终于难得地赞扬了一下。

虽然脸上还是冷冰冰的,但是眼里的光还是掩饰不了了啊。

 

绿谷出久见他终于肯吃下自己亲手做的猪排并且还赞扬了一句,顿时舒展开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脸上的小雀斑随着嘴角的扬起而跃动,像阳光一般照进了他的心房。

 

好像有什么,生根发芽了……

————————————————

这天,某事务所聊天群内,围绕着"自从那位雄英学生轰少年来到我们事务所后感觉就是哪里有不一样"为主题的聊天展开了——


 


 


【我爱葡萄汁】:@全体成员,我觉得最近事务所的气氛变得不一样了……


 


【电光雷霆】:怎么说?


 


【轻灵】:我貌似也感觉到了……小久最近好像有点不一样呢。


 


【我爱葡萄汁】:@轻灵 对,我要说的就是这件事!


 


【绿动精灵】:小绿谷的确有点不一样呢呱


 


【电光雷霆】:难道说,是自从那位来了事务所之后……


 


【耳线英雄】:的确gay气了点呢。


 


【绿动精灵】:小响香真是直白呢呱。


 


【天哉】:那位?难不成,是轰少年吗?


 


【我爱葡萄汁】:Bingo!就是那位轰少年!


 


【电光雷霆】:这么一说我也察觉到了一些。比如说,绿谷每天中午……


 


【轻灵】:都会像照顾孩子一般呢,直接挨着轰少年坐在一起,把自己饭盒中的猪排夹入轰少年的面中,还要特地强调一声是他自己做的呢。


 


【我爱葡萄汁】:……为什么你会观察得比我还要仔细啊喂!


 


【电光雷霆】:绿谷激推,实锤了。


 


【轻灵】:是个正常人都可以观察出来吧?!


 


【创世】:怎么了吗?


 


【绿动精灵】:八百百完全处于状况外呢呱。


 


【我爱葡萄汁】:@轻灵 对了!我们这些人当中你是最经常和绿谷出去做任务的。除了每天中午必有的打卡场景,在跟绿谷带那位轰少年做英雄体验任务的时候,他们俩还有没有一些其他的小互动啊~? [八卦.jpg]


 


【绿动精灵】:小葡萄真是很会八卦啊呱


 


【粉红女王】:求瓜!


 


【轻灵】:好啦,我说就是了……让我想想,比如说前些天在街上巡逻的时候忽然看见一个个性是水的敌人正在大街上肆意毁坏公共财物,并且对民众造成不良的影响。小久当机立断就带着那位轰少年冲了上去,满是兴奋的样子……当然我就在后面辅助他们帮忙安抚群众以及把损坏财物放回原地之类的了,毕竟我的个性在这种情况起不到多大的作用……


 


【我爱葡萄汁】:满是兴奋的样子?!


 


【绿动精灵】:小茶子不用低落,你的个性在别的情况下会发挥得超好哦呱。


 


【耳线英雄】:带着轰少年,满是兴奋的样子……然后呢!后来处理完了敌人后又发生了什么吗?(兴奋.jpg)


 


【电光雷霆】:怎么耳郎你也开始跟着他们了啊!


 


【耳线英雄】:你不也是一样么?


 


【轻灵】:我觉得应该是因为那一次是那位轰少年第一次直接投入战斗中,更何况还是小久亲自带的,两人肯定很兴奋咯。


后来处理完敌人后,大家全身都湿漉漉的,我看见轰少年把他的手亲昵地搭在了小久的手臂上,用他的个性帮小久烘干……


 


【绿动精灵】:真好呢呱。


 


【黑暗盛宴】:在下也觉得这真是一段美好的情谊呢。


 


【我爱葡萄汁】:常暗,又开始了么?


 


【黑暗盛宴】:是的。因为在下认为他们之间的好大家是有目共睹的。


 


【创世】:我赞同。


 


【创世】:诶说起绿谷和轰,倒是有一件事真让人疑惑呢。


 


【我爱葡萄汁】:八百万请讲!(炯炯有神.jpg)


 


【创世】:就是下个月事务所里不是有个party,然后有个发放礼物环节嘛。


 


【创世】:我是负责采购礼物的,有关策划方案的会议结束之后,绿谷过来找我列出了礼物清单。


 


【耳线英雄】:众所周知绿谷是个过激欧厨,盲猜他肯定列了不下十个欧尔麦特周边。(信誓旦旦.jpg)


 


【电光雷霆】:没错我也这么认为。


 


【创世】:这就是让我疑惑的地方,虽然说绿谷确实列了欧尔麦特周边,但只是两个新出的手办而已。他竟然请我留意一下有没有什么“荞麦面套装”或是“荞麦面伴侣”以及跟荞麦面有关的东西……我???


 


【我爱葡萄汁】:???


 


【耳线英雄】:什么啊,竟然只有两个手办吗?这不是绿谷的风格啊!(疑惑挠头.jpg)


 


【轻灵】:耳郎重点不是这个吧!重点不应该是荞麦面吗?绿谷难道最近喜欢上吃荞麦面了吗?


 


【绿动精灵】:我似乎看见小丽日正拿了个本子记录什么呢呱


 


【小透明】:是那个本子吗?上次路过丽日的办公桌时正好看见它摆在桌面正中央,我记得封面上的标题好像是……绿谷の每日观察!


 


【电光雷霆】:看吧!丽日果然是绿谷激推!(鸡叫.jpg)


 


【绿动精灵】:小丽日在对待关于绿谷的事真是非常的认真和狂热呢呱


 


【黑暗盛宴】:在下以为重点不是绿谷只要两个欧尔麦特手办也不是荞麦面,而是绿谷为什么宁愿减少欧尔麦特周边数量也要把荞麦面列在清单上。


 


【我爱葡萄汁】:常暗终于说出了十分有价值的话呢!


 


【天哉】:我记得轰焦冻少年似乎十分中意荞麦面。


 


【电光雷霆】:喔!班长是怎么知道的呢?


 


【天哉】:我给事务所里的每一位都做了喜爱的事物与厌恶的事物问卷调查,轰自然也是不例外的。不过轰少年在厌恶的事物里竟然填了……混蛋老爹?


 


【创世】:轰君的父亲是安德瓦吧?莫非二人的关系不好?


 


【绿动精灵】从轰并没有进入安德瓦的事务所里实习而是来了我们事务所这一点确实可以看出来呢呱


 


【天哉】: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我们还是少议论为好。


 


【耳线英雄】:班长说的在理,而且轰焦冻进了我们事务所绿谷真的是出力最大的一个啊。


 


【粉红女王】:没错!绿谷前段日子为了把轰焦冻挖过来,一个已经毕业了十几年的社会青年,天天跑去人家学校里打卡不说,甚至自己最珍爱的猪排——众周所知绿谷最喜欢的便是猪排——就是人家不想要也想尽办法让人家尝尝


 


【轻灵】:猪排饭……绿谷亲手做的,好想吃啊!


 


【绿动精灵】:小丽日变得奇怪起来了呱!


 


【黑暗盛宴】:绿谷的追随者,真是不容小觑。


 


【耳线英雄】:丽日的样子越看越像痴汉啊喂!(蒙头.jpg)


 

tbc.


绿谷出久生日快乐!!!

关于消失了大半年的原因

冬子的神仙粉丝你们好!【我算是这家伙玩的还行的沙雕基友叭】


因为冬子她在匈牙利的布达佩斯也就是海外所以Lof登不上了也就不能更文了(虽然她很想跟你们玩但是条件不允许)


不过今年久哥的生贺她这只鸽子还是写了的【我俩合写的嘻嘻】


7.15肯定会发的!


【轰出胜】同居十二书•五

  • #此篇轰出胜

    #人设崩坏有

    #大量OOC有

    #再次沙雕

    #私设住校三人一间

    #出久出了车祸【放屁】,后遗症记性不好(然而这个设定并没有什么卵用)

    #渣文笔,请指教


  • 您好,冬子的账号目前登录不上,本人为代发,评论还需冬子登陆后回复,感谢您的谅解

  • 加粗字体为代发,题目已按照原作者标题改回





    "绿谷,我们去企鹅馆吧。"


    "哦……"


    "喂废久!跟我去看狮子!别老跟着阴阳脸!"


    "欸……?"


    爆豪胜己在"偶遇"到轰焦冻和绿谷出久后,竭尽全力说服了自己的父母——

    "老太婆!我和臭久一起走!"


    "给我跟你那轰同学学着点!"

    ——他的父母马上就同意了。


    然后,当三个人并排走在一起时,总能够无时无刻地吵起来。


    "凭什么他不能跟着我?"


    "你这个半边脸不靠谱!"


    "那你就靠谱吗!"轰焦冻的声音越来越拔高。

    一想到他和绿谷发生了那种事,轰焦冻的心就无法平静。


    "老子怎么就不靠谱了?!"爆豪胜己的手上已经开始冒烟了。


    "那个……小胜……轰君……"

    "你对绿谷做出了什么事你自己知道!"


    绿谷出久试图阻止两人的争吵,但是这点分量对于气在头上的两人毫无作用。


    周围的人都在看着啊……


    "我?!哈,老子对臭久做什么还要你管吗?!"爆豪胜己气笑了,"倒是你,对臭久有什么想法当老子不知道吗?"


    啊啊,周围的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过来了……


    明明是夏天,轰焦冻四周的空气仿佛让人置身于南极,所经过之处每个人都绕开了他。

    而爆豪胜己的手掌"噼里啪啦"地冒着火花,准备随时随地给争吵的人一顿爆击。


    两人之间的火药味十足,一触即发。


    "你们停一下!"

    绿谷大声吼道。


    轰焦冻和爆豪胜己双双回过头来。


    "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绿谷出久质问道,"小胜你真是太粗鲁了!轰君也是,咱们可是雄英的学生,在外面吵成这样像什么话?!"


    轰焦冻:???

    爆豪胜己:???!


    "绿谷,我……"

    "臭久你竟然敢……"

    ————————————————


    绿谷出久被轰焦冻和爆豪胜己夹在中间,三个人并排走着。无言。


    其实这三个人的心里都充满了内心戏。


    轰焦冻的内心:

    绿谷好像是不开心了吗?

    他好像不喜欢我们争吵啊。

    他会不会下次不和我出来了?

    不行我需要做点什么。


    爆豪胜己的内心:

    这个臭久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敢凶老子!

    可恶!去死!

    气死老子了!

    凶了老子还那么不高兴的样子,是想干什么啊!


    绿谷出久的内心:

    好热……

    好累……



    "绿谷……"

    "喂……"

    轰焦冻和爆豪胜己同时发声。


    "你个混蛋让我先讲!"


    "凭什么要让你先讲?"


    "老子先开的口!"


    "是吗我怎么就没听到呢!"


    "你个半边脸混蛋!"


    "爆豪你可别得寸进尺!"


    ……


    "那个……"


    "绿谷你让谁先说!"

    "废久你让谁先说!"

    轰焦冻和爆豪胜己双双转过头来,逼问道。


    "那,那个,我想上厕所……"


    "……绿谷我和你去……"

    "……臭久……"


    ……

    "哦……好……"

    绿谷出久被两人这么弄的有点紧张。

    搞什么啊轰君和小胜……

    —————————


    "绿谷,你饿了吗?"轰焦冻看着时候不早了,问道,"我记得这里往前走有个海洋馆,然后右边有一家专门做猪扒饭的餐厅哦。"


    "啊……谢谢轰君,但是我还想……"


    "喂,废久!"爆豪胜己左手拽着绿谷出久的手腕,往自己那边一拉,"跟我去吃饭!"


    "欸……可是我还想去看看……"


    "爆豪。"耳边传来充满了危险的声音,轰焦冻阴沉地看着爆豪胜己。


    "有何贵干?"爆豪胜己也不甘示弱地露出牙龈。


    两人之间像是有电流相撞一般,让人仿佛听见"噼里啪啦"的声音。


    "小胜,轰君,听我说,"绿谷出久看两人又要吵起来,急忙阻止道,"我还想去看看鲨鱼,看完再去轰君说的那家餐厅吧!"


    轰焦冻抓住了句末"轰君说的"这个的重点,得意地望着气得七窍生烟的爆豪胜己,透露出"我赢了"的信息来。


    "老子不是告诉过你不要老是跟着那个阴阳脸吗?!臭久信不信老子……"


    "绿谷我们走吧。"


    不等爆豪胜己说完,轰焦冻右手一拉就把绿谷出久拉回了身边。


    "看完鲨鱼再去吃饭也好,绿谷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好……"


    然后轰焦冻无视了炸毛的爆豪胜己,拖着绿谷出久自顾自地走了。


    "……老子宰了你这个混蛋!!"

    ————————————


    【轻灵】:所以,这才是deku君感到最累的地方吗?


    【deku】:啊,是吧。但我始终不知道为什么小胜和轰君总会争吵起来。


    【轻灵】:其实呢……爆豪同学和轰同学之所以会总是有deku君在的时候发生争吵是因为deku君自己啊。


    "什么意思?"在屏幕的另一端的绿谷出久疑惑道。


    【轻灵】:deku君你仔细想想,是不是爆豪同学和轰同学争吵的话题都是关于你的?比如说你该何去何从,要和谁一起走之类的?


    【deku】:……这种话题我觉得并不需要记在八百万同学给我的记事手表里的说……


    "Deku君……还是没有完全好吗?"

    丽日御茶子趴在一张简朴的单人床上,轻蹙着眉头,一只手抵着下巴,想着什么。


    【轻灵】:是这样吗……那真是太遗憾了……但是呢,爆豪同学那么凶的人,会和deku君一起逛动物园这种事情,听起来就像轰同学居然会说出"个性婚姻"这种事情一样神奇呢。


    【deku】:欸欸欸?!不要再说"个性婚姻"这件事了吧!那个……不知道为什么老觉得怪怪的……


    【轻灵】:deku君觉得怪怪的也正常,我们刚发现的时候也不能相信呢。


    【deku】:??发现了什么?


    【轻灵】:就像是发现你们三人的关系是修罗场这种事情时吧。


    【deku】:修罗场??


    【轻灵】:……啊我妈妈打电话过来了,下次再聊!晚安!


    "丽日同学……是不想回答我的问题吗?"


    "修罗场……?"


    ————————————

    绿谷出久开始发现了自身的问题了吗!(等等)

    难道下一篇我们的小天使就要迎面这个问题了吗!(bushi)

    ————————————

    沙雕小小小小剧场


    "小胜你太粗鲁了!轰君也是,咱们可是雄英的学生,在外面吵成这样像什么话!"


    轰焦冻:绿谷说什么就是什么,就算躺枪了也无所谓。


    爆豪胜己:臭久生气的样子……好……


    ————————————

    所以爆豪胜己和轰焦冻都是妻管严吧(?)

【轰爆】酒吧恋人

算了一下,大半月没有更新了(…)
额那个最近家里没有WIFI嘛,然后十月份又有比赛,还有忙着办证件转学这样子的。
但是还是肝出了9400字的破车(很光荣吗)

点这里轰爆车

【胜出】幽灵少年

这是一篇灵感文(?)
在填坑的过程中再次挖了个坑
然后发现自己可能写的很尬(什么)



#推荐BGM:幽霊屋敷の首吊り少女

#部分歌词情节有篡改

#随意文

#没有轰轰烈烈的爱情也没有虐死人的刀子

#毫无逻辑












在一个夏日的黄昏,爆豪胜己来到了后山的小路。

好久没来过了,他想。

那个少年,也应该依旧不在吧。

——————————

在拉长的影子的黄昏中,站在神社木栅上的乌鸦叫着,几年一次的夏日祭开始了。



"山上有条路呀通往隧道侧,隧道侧的老宅邸呀会有鬼出来。"

这是一首根据老一辈中的传言编出来的童谣。

听说,每个晚上,那座老旧又孤独的宅邸都会有上吊的灵魂出没。



爆豪胜己一向对这种传言嗤之以鼻。也是,像他这种性子会在同伴面前表现出任何害怕的一面是不可能的。



"喂,爆豪,我们去探险吧!"

"就是啊,这里这么无聊,趁那些大人还没看到我们赶紧走吧!"

一向和爆豪胜己一起搞破坏的两个跟班怂恿道。


"去哪里?"爆豪胜己问道。

"就去后山的那个老房子吧!听说会闹鬼哦~哈哈哈哈!"

"喂你别吓人啊!"两个跟班打闹道。


"……走吧。"爆豪胜己沉默了一会,决定了。

反正什么闹鬼都是骗人的吧。

嘁。




太阳已经只残存一丝夕阳光而已了。爆豪胜己被作为领头人,拿着一支手电筒打头阵。

一步,两步,终于站在了那座宅邸的门前,吱呀一声,爆豪胜己轻轻地推开了破旧的大门。

没有任何的异常,安静又黑暗。


"嘎吱嘎吱"爆豪胜己一行人踏上阶梯,把这座宅邸探索了一圈,除了一只突然窜走的猫,什么都没有发现。


"早说了吧,一定不会出来的啦。"其中一个跟班用手肘捅了捅刚刚还在吓唬人的伙伴。

"啊啦啊啦,我不是闹着玩的吗。"


"喂,爆豪,走了!"看着已经全黑的天,他们叫到。

爆豪胜己面对着前面黑漆漆的走廊,说:"你们先走吧。"

像是有什么东西,引诱我过去……



"那……我们走了?"两个跟班再次试探道。

今天的爆豪好奇怪呀。


"吵死了,给老子滚啊!"爆豪胜己终于转过头来,赤红色的眼瞳瞪着他们。

妈的,这座破屋子越看越想炸掉,这两个也是。

"……哦哦……我们马上走!"

两个跟班算是溜走了。



……

一切回归平静。

爆豪胜己的手电筒闪烁了几下,没电了。


"什么!"在黑暗中的感知更加敏感,擦擦的声音一出来,爆豪胜己就惊觉起来。


"我并没有死。"

一个空灵般的声音传过来。


"你是谁!"

爆豪胜己的赤瞳一缩,果然那些老人们的传言是真的吗?


"我也不知道我是谁。你知道我是谁吗?"

依旧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你是看不到我的,不要找我了。"

那个声音阻止了想要把灵魂找出来的爆豪胜己。

"我只知道,我叫绿谷出久。"

他说。


……

爆豪胜己冷静了下来。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爆豪胜己问道。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想不起来。"绿谷出久回答道。


看来,真的是死去的灵魂无疑了。

但是他为什么要引诱我过来?

爆豪胜己想道。他也这么问了。



"因为我看见你……就好像知道了些什么……你要是想回去就走吧。"

"我又不认识你。"

"我知道……事实证明我也没想起什么……你走吧。"

绿谷出久的声音好像有点憔悴。


"……"

一切又回归平静,刚刚的声音好像根本就没出现过一样。

爆豪胜己走了。


"小胜……"就在爆豪胜己踏出宅邸的那一瞬,绿谷出久喃喃道。



————————————

绿谷出久抱着膝盖,缩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

"那个指针,好久没动了。"

他盯着眼前的一副覆盖着厚厚的灰尘的钟表喃喃着。


又是一天过去了呢。我还是什么都没想起来呢。

绿谷出久每天努力地想着有关于自己的事情,却是连一点伤心事都想不起来。


一定是神的恶作剧吧,让我这个灵魂飘荡在世间却什么都想不起来。




"沙沙"是下雨了啊。

一只灰色的小猫窜了进来。

是来躲雨的吗?绿谷出久想去抚摸它。

"喵~"

那只猫穿过绿谷出久的右手,跑走了。




"我已经死了吧。"绿谷出久自言自语道。



——————————————

夏天悄然离去,爆豪胜己也要回东京上雄英了。



"那个绿谷出久,真是奇怪。"

不知不觉中,趁着大人们装载行李时,爆豪胜己鬼使神差地又来到了宅邸的大门前。


"喂,绿谷出久!"爆豪胜己一推开门就大喊。

没有声音回应他,整座大宅安静得像是时间静止了一样。



"奇怪……去哪了……"

"你……是来找我的吗?小胜?"

是绿谷出久的声音。

依旧是空灵的声音,但是却比之前更加飘渺了。



"小胜?那是什么鬼幼稚称呼啊?"爆豪胜己注意到绿谷出久对他的别扭的称呼。



"夏天要过去了。"

绿谷出久只说。


"喂!回答我的问题啊!"爆豪胜己有点烦躁。



"小胜,夏天要过去了。"

"你会记得我吗?"

绿谷出久丝毫不理会爆豪胜己的问题。

"从来都没有人发现过我……"绿谷出久的声音逐渐弱了下去。

"哈?说什么呢?我这不是已经在和你说话了吗?"



"不是……的……我终究……是个灵魂……没有……人能看见我……"

绿谷出久渐渐变得若隐若现,一句不长的话被他断断续续地说了好久。



"你好烦啊!我当然会记得你啊,你这个什么都想不起来的废久!!"

爆豪胜己急忙大吼道。



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会记得他?!

还有,是错觉吗?他的声音好像比那天更奇怪了?

像是……



"喂,你别吓我啊!你是什么情况!"

爆豪胜己有点急切。



"当……你们在夏日祭点燃的那根……线香完全熄灭时……"

线香?爆豪胜己想到了那天的庙会结束时老人们点燃的线香。


"所以,你是要消失了是吗?"



"是的……我呢,也只不过是一个灵魂而已啊……"

"只是一个……诞生于六月,随着八月的末梢而去的传言而已……"




……

爆豪胜己不想承认他有那么一点伤感。


"呐,小胜……我会永远待在你的记忆的角落里的……对吧……"



"喂!你先停下听我说几句啊!"

爆豪胜己喊道。



………

没有人应答他了。


"喂!混蛋!废久!"

爆豪胜己哒哒哒地跑上楼梯,穿过走廊,打开每一个房间的门。




"你这个……"

他的声音微微颤抖着。

"废久,我会永远记住你。"



爆豪胜己打开了宅邸的大门,走了出去。

这座宅邸处在一个花草丛生的地方,本该有一些虫子的叫声如今却是安静的可怕。



…………………………………………

"那么,我们走吧!"爆豪胜己一家坐上了车。

"哥哥再见!阿姨叔叔再见!"

那些前来送别的小孩子们挥着手。




路过了一片金黄色的向日葵田,夏日的气息也仅从这里感受到了。



再见了,废久。

坐在窗边吹着风的爆豪胜己默默道。





还是那个后山的小路,还是那条隧道侧。

宅邸还是那个老旧孤独沉睡的宅邸,可是他却已经不在了。

end.











【轰出】告白时刻

这一篇其实是没有灵感的,是看到B萌轰和绿谷内斗后想纪念(划掉)一下而写的小甜文。
心疼轰总。
——————



#时间是高三学期末

#随意短甜文

#超级短

#很仓促

#毫无逻辑可言

#渣

#OOC如山

不介意的话————





"绿谷,这是你的周边。"

"啊……谢谢轰君!"


"来绿谷,猪扒饭。"

"哦谢谢!!"




咦……这几天……轰君好反常哦。

绿谷出久躺在宿舍的床上左翻右覆地睡不着。

是因为要毕业了吗?

平时比较面瘫的轰君好像笑的次数多了很多。

特别是对自己。


?!!

绿谷出久哗的一声掀开被子坐起身来。

对自己……?

假如此刻绿谷出久的面前有一面镜子,那么他一定能看见他现在的脸有多红。

比西红柿还红。

毕竟……毕竟……自己对轰君也是有那么点意思啊。

要是……要是真是那样的话就好了呢。

————————

"那么,预祝大家的英雄之路可以顺利地向前吧!"随着根津校长的发言结束。

这一天,终于到了,毕业典礼。





"绿谷!"轰焦冻跑向站在树下的绿谷出久。

时值六月,正是粉白色的樱花盛开之际。

微风拂过,樱花像细雨一般飘落下来。那个绿头发的男孩就站在花雨之中,朝着他微笑。


"轰君,你来啦。"


昨天晚上就收到轰焦冻发来的信息。绿谷出久不得不承认此刻他有些激动。



而轰焦冻跑过去后,什么都没说就抱紧了绿谷出久。近一米八的高个子就这么扑上来让绿谷出久后退了几步。

轰焦冻用力吸了吸鼻尖那股独属于对方的香味,嘴里用仅两人能听见的音量说道:

"绿谷,我爱你。"



"……"绿谷出久有点不知所措。

"……为什么?"

绿谷出久小心翼翼地问道。他怕一不小心,就会把这种美好的气氛给打破。




"应该是…从体育祭开始吧。谢谢你,救赎了我……让我看到真正的阳光……从那时候起……我就喜欢你了。"

"我不求你的回答,只是因为我们马上就要分别了,所以我必须要把心意告诉你。"

"我,轰焦冻,爱绿谷出久。"





"……"

绿谷出久的脸上大滴大滴的眼泪滚落下来,脸上几点不起眼的雀斑在泪痕下有些显眼。


怎么听了这番告白后,本应该激动的心情变得十分平静了呢……





轰焦冻用力地抱了一下绿谷出久,就好像再也抱不到的似的。

"绿谷……说不定我们哪天会走上不同的道路……你会怎么办……"



"什么?"



"…算了。"轰焦冻松开了绿谷出久,手缓缓落下,鞋子随着退后一步而与落地的樱花发出擦擦的声音。

"我……"轰焦冻还想说些什么时,被绿谷出久打断了。




"轰君!我……我也喜欢你!"

"不是,我也爱你!"

绿谷出久低着头,手用力地攥紧衣角,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什么叫说不定会走上不同的路?

假如真是这样的话,此刻不把心意也表达出来,更待何时?!



"……"

许久等不到动静的绿谷出久抬起头,眼睛对上了轰焦冻的异色瞳,嘴唇却碰到了一处柔软的地方。

"!!!"

不是吧……自己居然亲到了轰君?!

绿谷出久的眼睛忽地瞪大。



轰焦冻低声笑了一下,两只宽大的手掌摁住绿谷出久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轰焦冻的舌头温柔地舔过他的每一颗牙齿,轻轻地像是请求般让绿谷出久打开了牙关,舌尖上还能感受到中午吃的猪扒饭的味道。

绿谷出久有点不知所措,手不知道放哪里好,只能颤抖着轻轻地环上轰焦冻的腰。



轰焦冻感受到绿谷出久的紧张,结束了这个吻,用足以让每一位少女都能沉溺在其中的低音提琴般的声音轻声说:"绿谷…对不起……"

虽然他说是那么说了,可是身体上还是没有准备好……不能就这么亲他吧,这是对他的不负责啊。



"那个……轰君……"

绿谷出久知道他为什么要道歉。

"轰君……没关系的。"他如是说。


不等轰焦冻做出反应,绿谷出久一把扯过轰焦冻的红领带,直接把轰焦冻的头摁到自己嘴上。

不同于轰焦冻,绿谷出久的舌头像是青涩的小孩子,不懂如何去享受甜美,而是带着一些懵懂无知地胡乱的吻着。在轰焦冻把牙关打开后更是匆忙地与轰焦冻的舌头纠缠起来,每一次的换气两人都会从嘴里拉出一条晶莹的细线。




"这次换我主动吧,我爱你,轰。"



end.

胜出万岁!!!!!!!
来为了庆祝这重要的一天我来开个点梗!!
图(划重点)文都可以!
假如不嫌弃我没有板子的渣手绘的话……

【轰出】战天使

我……终于更新了!
【坑都没填完你在这里哔哔什么】
突如其来的BE脑洞,请收下(鞠躬
——————————
#女装and黑轰注意

#刀子注意

#角色伪死亡注意

#无个性世界观,小时候的战天使是没有性别的,等到成年的时候才可以选择性别

——————————

"杀掉我,杀掉我,你就可以成为真正的战天使不是吗?"

洁白的云朵折射着胭脂红的夕阳光,白色的大理石地板上染满了鲜血,地上躺着许多战损的天使和恶魔,站着的只剩下两个人。

"不要这样……为什么……"充满泪水的声音。

绿谷出久作为战争中最后活下来的战天使,翅膀上不知是谁的血迹已经干竭。手里拿着的圣枪,前端尖锐的刀片处被眼前这个披着天使衣服的恶魔握着,至指自己的胸口。

"…你这个恶魔……呜呜呜……"

"对,我就是个恶魔,所以,杀掉我吧。"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

"哇你看那个姐姐好漂亮哦!"

"是吗?在哪里?

这是绿谷出久,第一次遇见他。

白红色的头发扎成了双马尾,眼睛是像波斯猫一样的异色瞳,笑起来足以温暖人心,左半边脸上有一块烧伤的疤痕,却不碍眼,相反还让人觉得少了它不可。

"你们好,我是新来的天使,请问理事长在哪里呢?"

"我!我带你去!"一直沉默寡言的绿谷出久罕见地主动了。

"那就谢谢你了呢~"他笑了笑。

"姐姐姐姐!你是什么天使啊?"

"我是医疗天使呢!那小朋友你呢?"

"我……我是将来要成为一个最强大的战天使的!就像欧尔麦特一样!"

"欧尔麦特啊……那真是一个很厉害的人呢!"

"是吧!可是小胜总是说我是废物,我也什么都比不上他……"

"小胜?"

"是的!他是很厉害的天使!各方面都是我们这群天使里面最好的一个!"

"那他也很不错呢!只不过你也是要对自己有信心啊~"

"嗯!对了,我叫绿谷出久,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轰焦冻。"

轰焦冻……好特别啊!

…………………………

"姐姐!我将来一定要选择男性战天使!然后保护你!"

经过这几天的相识,绿谷出久和轰焦冻变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可以啊,我等着你哦!"

"姐姐姐姐,小胜又和我打架了,你看……都流血了。"

日渐长高的绿谷出久总会跑来圣医院来找轰焦冻。

"啊……我看看……是擦伤啊,我马上就给你上药!"

而轰焦冻也会不胜其烦地和他聊天。

"痛不痛啊,你已经长大了,不要老是像一个小男孩一样被打了啊。"

"嘿嘿……"绿谷出久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姐姐!我已经成为男性战天使了!可以保护你了!"

"是吗,那太好了呢……"

正兴奋的绿谷出久丝毫没有察觉到轰焦冻平日温柔的声音有些嘶哑,肩膀也比之前宽了很多。

"那姐姐……"

"姐姐……咳咳……你要是没有什么事就出去吧,姐姐有点事要处理。"

"……哦。"

绿谷出久有点悻悻地关上了门。

——————

现在想起来,那一天,或许就是眼前的战争的开始吧。

"杀了我吧……绿谷……"

轰焦冻的声线已经变得低沉暗哑。他单脚跪下,天使的衣服已经脱落,露出的是赤红色的恶魔的铠甲。以往的双马尾已经变成了湿嗒嗒的短发,左脸上的伤疤红得让人刺眼。女性的柔美已经失去,所替代的是男性应有的英气。

"你的梦想,就可以实现了啊,不是吗?"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啊!我想要的……我想要的,只是要保护那时候的你啊!

绿谷出久在心里怒吼着,脸上的泪水不由自主地淌下来。

"你……你是个混蛋啊……呜呜呜……"

"是,我是个混蛋,所以杀掉我啊。"握着尖刀的手已经渗出了血,尖端刺进了铠甲里面。

"不要……不要……"绿谷出久抗拒地摇头。

到底是哪里出错了啊!!

一点点的,一寸,一寸,尖刀慢慢没入轰焦冻的铠甲,终于刺入心房。

"哈……恭喜你了,绿谷……"

噗嗵一声,轰焦冻倒在了绿谷出久的面前,嘴角依旧勾着往日的笑容,只不过在这种场景只会显得异常苍凉。

"哐当"绿谷出久的手一松,还遗留着轰焦冻的血迹的圣枪被扔在地上。

绿谷出久颤抖地抱起轰焦冻的尸体,手不住地抚摸那块疤痕,泪水一滴一滴地掉在轰焦冻的脸上。

"不是的……不是的啊!!!"

——————

地狱。

在岩浆喷涌的深处,几根铁链栓着一只恶鬼。

轰焦冻嘴角勾起一抹笑。

真是有趣啊,没想到天堂会是那么有趣。

这次虽然分身死了,但是挺赚的嘛。

不过……绿谷出久……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下辈子,再继续吧……"

END.